首页 > 长征故事
广德关——乌蒙回旋谱奇篇
发布时间:2016-08-31 17:17:00 来源:云南党史网

偶然翻阅到一首诗,读后使我内心不能平静。该诗是咏广德关的,诗风铿锵,格调雄浑,内容为“残月如钩照烟墩,悬崖如铁雄关横。拂晓红军从天降,至今犹闻喊杀声。”每次吟咏,总有一个声音从内心传来,叫我去广德关。由于种种原因,广德关,始终没有去过,也成了我年少时的遗憾。

去年八月,我考入到镇雄县史志办,广德关的记忆也一并带来。在这里,我查阅了相关史料,曾经的广德关,霎时又觉得陌生起来,可能是知道得太多的缘故。世间的东西,不知道还好,一了解就愈觉得它精深。

人们常说:八月,是收获的季节。去年的八月,我收获了工作;今年的八月,我又将收获什么?于是,想起那个声音,广德关,再也离我不远了,我将去,我仿佛看见了那场战争,看见那些为镇雄乃至全中国的革命事业而奋斗的先辈。

8月21日,准备好行李和相机,我和单位的2位同志一行3人上了车,开始广德关之旅。从县城到牛场从再到广德关,沿途的风景虽然比不上香格里拉、九寨沟,但也别具滋味,尤其是那起伏的群山,像战士、神灵一样守护着乌蒙圣地。经过4小时的车程,广德关便映入了我们的眼前,它青葱的颜貌仿佛早已忘记那场战火,我突然明白包容并非仅海所有,山同样有资格。

广德关(又名怀德关),俗称黄泥坡,属牛场镇和平村,距镇政府驻地9.5公里,距和平村8.5公里,与花山乡放马坝村接壤,涉及牛场镇和平村6个村民组484户2215人,地处放马坝与和平村之间的高山之上。其北面是百丈悬崖的大峡谷,激流拍石壁,惊心动魄;南面是千尺深壑,地势险要的南天门;东靠险峻的黄泥坡,临近五德河;西面是乱石林立、人迹罕至的石笋沟,沟两侧奇峰挺拔,绝壁千尺,雄险奇峭,如哨兵列队,守卫雄关,中间通一线,至于关下,蜿蜒而上,始至隘口,易守难攻,为兵家必争之地,史称昭通进入镇雄的第一险关、雄关和必经之地。

我们下了车,把车停靠在路边,它早已灰头垢面。随后,我们深入村寨,寻找那些知情的乡亲。我们走访当地7名高龄老人,想拜见当时亲眼所见或参与奇袭广德关的人士,可惜都早已作古。历史的足迹虽然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日益模糊,但关于奇袭广德关的史实,当地人讲起来头头是道。

在当地村民的指引下,我们爬上巍巍广德关,追寻红军当年的足迹。不爬不知道,一爬才知道当地童谣“牛马从来不进山,通天要走广德关”的描述所言非虚。我们三人一路汗流浃背,用随身所带的柴刀除去荆棘,劈出一条通往山顶的小路,一边谈论目之所见。经过两个小时,我们到达山顶,俯瞰雄奇广德关,80年前奇袭广德关的战斗场面历历在目:
1936年3月初,地上的积雪尚未消融,整个镇雄在国民党的统治下显得更加寒冷、灰白。

3月8日,红军二、六军团一部在贵州赫章以则河伏击中央军一部后,将敌引向西北,急转西南,直插镇雄。9日,红军二军团先头部队由寸田、坪地经林口快速进入花山,趁敌不意,发起突然袭击,打死敌人哨兵,一举突破敌人的分水岭第一道防线,进入放马坝。

红军侦查员随后摸清了广德关的情况,同时了解到民团认为红军不会进入石笋沟这条死胡同,因此沟内未设警戒。于是,红军便根据具体情况,经过周密研究,于当晚借夜色掩护连夜以迅雷不及掩耳的神速越过长达5公里的险要通道石笋沟,隐蔽于敌人设置的第二道防线——天险广德关之下的丛林中。红军战士有的匍匐前进,有的手拉手翻过险处,在乱石中摸索而行,锋利的石棱碰破了头、划破了腿,但没有人哼一声;红军就这样以顽强的毅力,协作的精神克服一切困难,神速而顺利完成越过石笋沟这道天然障碍的任务,潜伏在广德关下。而此时,民团还认为红军即使要来,也不可能在三天之内到达。10日黎明,正当敌人还在睡梦中,敌哨兵在垛口内无精打采地打瞌睡之际,化妆成老百姓的红军先头部队迅急向防守广德关的民团发起猛然攻击,抢占广德关;而敌人猝不及防,当红军战士冲到关口,猛然从守关哨兵面前出现时,敌哨兵还把红军当作过往行人,问他们看见红军没有,红军战士们端枪瞄准哨兵高声答道:“我们就是红军!”

接着,以缴械、缴枪不杀的喊声威慑敌军,响彻云霄。信号弹升上天际后,红军大部队便从广德关山下铺天盖地迅速冲杀上来,民团哨兵被吓得呆若木鸡,直打啰嗦,来不及放枪报警就当了俘虏。还在酣睡的指挥官安问石、陇却佐、安绍卿等被喊杀声惊醒,又听得“红军来了”和震荡山谷的冲杀之声,个个吓得魂不附体,急忙翻身逃命,连滚带爬地抱头鼠窜......有些敌兵连刀枪都顾不及带上,便逃命而去。红军知道他们多数是被逼来守关的,就有意放他们逃命去了; 有的壮丁慌不择路,落入水中,红军还把他们一一救起。

广德关一战,如天降神兵,将敌人一举击溃,占领了重要关隘,打通了进入镇雄的重要通道。保证了红军二、六军团主力顺利通过广德关。10日,红二军团全部离开寸田、坪地,军直机关和第四师经花山、广德关进驻牛场,第六师进至沙沟、高桥、田坝一带,第五师经花山、放马坝进至牛场诸宗一带;次日,红二军团直属队及第四师从牛场出发,经诸宗翻越南天门过河坝小桥,沿坪上、朵口、罗汉林梁子到达以萨沟;红四师第十二团从桥边,经麻塘、老鸦直插巴溜;第五师从放马坝出发,经广德关、包谷山、诸宗、南天门、新田进至河坝、坪上一带;第六师从沙沟、田坝一带出发,经波萝沟、坪上、锅厂、李家寨到以萨沟。红六军团从寸田、乌纱寨之线出发,经林口、放马坝进至牛场诸宗一带。12日,红二军团全部进入离镇雄县城三四十里的以萨沟、彭家寨、安尔洞一带;红六军团进驻牛场大坪子、李家寨、坪上一带,大有欲进占镇雄县城之势。红军二、六军团这一行动,既避免继续西进,与滇军、川军的正面接触,又起到投敌所好,继续将敌引向镇雄的作用。

据《红旗卷起农奴戟》记载,当时亲身参加防守广德关的夏伦举、刘先培等人回忆:“红军像天兵一样来得突然,又不知有多少人,一听枪响,民团就被吓得像裹草帘子一样不顾命的跑,保安队长安绍卿,乡长付维礼下床衣服都穿不赢就跑了,总指挥安问石一听冲杀,翻身下床就跑,鞋子都跑落在包谷山。就在安问石翻身下床时,勤务兵将他的衣服、被盖抱来塞进背篼,背起就跑。跑过包谷山、翻桶山,直到鲁坤,见红军没有追过来才停下。这时,背篼里竟然有猫叫的声音,打开被盖一看,原来是万富考家的猫睡在安问石床上,红军冲过来时,慌乱中的勤务兵不小心将被盖连猫卷起,背着跑了也不知道。所以,在镇雄一带还流传着《红军巧夺广德关》、《民团梦碎“猫受困”》等歌颂红军智勇双全,讽刺民团外强中干,狼狈逃窜的故事。

近年来,广德关下的和平村在各级党委政府的领导下旧貌换新颜。为革命作出巨大贡献的老区人民,借助镇彝威革命老区建设的契机,齐心协力,脱贫致富奔小康。昔日崎岖陡峭的小路,如今修通了公路,并于今年得到硬化,当地村民大力发展种、养殖业,勤劳致富,生活越过越有味,日子越过越红火。为纪念奇袭广德关,缅怀革命先辈,2015年9月30日,中共镇雄县委、镇雄县人民政府在此立下“广德关战斗遗址”碑,碑高约1.3米(含碑座),长1.2米,厚10厘米,墨晶玉雕刻,十分醒目。牛场镇党委宣传委员朱德发在介绍发展前景时说:广德关下的和平村,将在2019年脱贫出列,当地群众将彻底摆脱贫困奔小康。

此时天色将暮,落日余晖满山,因山道夜间结露,容易走滑,我们欣赏着这锦绣秋色开始下山。到山底时,长庚尤明,和平村灯火如炬。我们仨怀着崇敬的心情面向广德关,深深地鞠了一躬,向英雄致敬。倏而,想起乾隆年间镇雄知州铙梦铭经过广德关时留下的诗句:壮心惊异地,德意广吾徒。山到关门迥,弓悬晓月孤。坝高凭放马,林静任啼乌。渐看耕耘遍,幽风入画图。

                          (镇雄县史志办 杨小军  姚  正)



中共云南省委党史研究室 版权所有 云南省电子政务网络管理中心 制作及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