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征故事
铁骨铮铮好男儿殷禄才
发布时间:2016-08-19 16:48:00 来源:云南党史网

殷禄才(绰号殷骡子)是位充满传奇色彩的英雄人物,在云贵川边,人们都能说出他的些许光辉事绩,交口称赞他是一位铁骨铮铮、侠肝义胆的热血好男儿。

抢夺武器  拉起队伍反抗欺压

殷禄才,字国清,绰号殷骡子。1912年5月1日出生于威信县罗布镇郭家坟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殷禄才自小家门不幸,数遭变故,5岁时丧父,9岁叔婶病故,孤儿寡母的殷禄才母子几人,经常遭受如狼似虎的地霸团保的欺凌,仅有的—点房产田产都被其搜刮盘剥干净,殷禄才也因讨要被诈骗的钱款,腿上还挨了团保一刀。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1935年2月,在共产党和红军的宣传和斗争精神鼓舞下,不堪忍受地霸团保欺压的殷禄才,决心打破命运束缚的枷锁,他邀约本村两三个热血青年,胆敢用木棍和柴刀在郭家坟附近的酸水井埋伏,勇夺追堵红军掉队的两名川军士兵的武器,缴获两把刺刀和两袋子弹。同年7月,打入高田民团,智取长短枪6支和子弹500余发,很快就在郭家坟发展起了十多人枪的农民武装,走上打富济贫,武装抗争的道路。

历尽艰辛  三次寻找党的组织

如果没有指南针,武装斗争的航船就不能沿着正确的方向前进。殷禄才听说在川滇黔边区活动的红军游击纵队是共产党领导的队伍,是专打土豪地霸,为穷苦人打天下,争取穷苦人翻身得解放的队伍。1935年秋,为寻求革命道理,他只身一人悄悄绕过敌人的封锁,在三省边区找到红军游击纵队请求帮助,肯求接收自己的队伍参加纵队一块活动。特委书记余泽鸿和纵队司令员刘干臣见他态度诚恳,经过教育和勉励后,要他回去组织发动群众,勇敢地开展武装斗争,经常保持联系,报告情况。

1936年春,殷禄才又一次秘密前往四川省兴文县大石盘寻找纵队,报告敌情和队伍发展情况,再次请求纵队一定要吸收他。当时,特委和纵队领导见他表现很积极,叫他再次回去把参加人员的思想工作做好。

纵队漫长的考验不但没有使他消沉,反而更加坚定了 他跟党走的决心和信心。1936年夏,纵队活动到滇边郭家坟地区时,殷禄才第三次找到纵队,向特委和纵队领导报告了队伍发展和敌情动向。特委书记、纵队司令员刘复初等领导对殷禄才的表现感到满意,决定将他作为重点对象来培养,把他留队随军学习,加强思想教育,在战斗中锻炼他、考验他。殷禄才在跟随纵队一个多月活动中,经过多次战斗的洗礼,逐渐懂得了工农干革命要靠共产党的领导才不会迷失方向,于是他向党组织提出了入党的请求。特委和纵队领导经过慎重研究,认为他决心大,是真诚要求革命的,决定由刘复初做他的入党介绍人,发展他入党。当得知自己被批准入党时,殷禄才非常高兴,激动地向刘复初表示:一定要做一名真正的共产党人,为人民的解放事业奋斗终生。

纵队还委任殷禄才为红军川滇黔边区游击纵队云南支队支队长,发给了十多支枪,派他回去发动群众,武装群众,组建云南支队,配合纵队开展游击战争,创建革命根据地。不久,特委派陈华久去担任云南支队政委,协助殷禄才工作。

转战滇川   创建武装革命据点

为了使队伍迅速成长为党的武装,人民的军队,殷禄才积极配合政委陈华久整训整编和改造支队,加强思想政治教育和革命纪律教育,制定不准抢穷人、不准调戏女人、不准烧群众房子的纪律,谁违犯就枪毙谁。即使是亲亲的舅舅杨青云杀害战友殷崇科拖枪为匪,殷禄才不徇私情,大义灭亲,将其抓捕公审枪决。

此后,殷禄才、陈华久带领支队全体战士,积极配合红军游击纵队作战,宣传党的纲领,传播革命思想,组织发动群众,长期坚持敌后武装游击斗争,特别是在纵队斗争失利后,云南支队独立自主,机动灵活地采取分散隐蔽、相机出击的正确方针,依靠群众,不断击破强敌的围攻,历经大小20余次战斗,先后机智粉碎了强大敌人的六次围剿;主动出击,驰骋滇川黔边境,惩治地霸,捣毁国民党地方政权;在四川叙永的马岭和剪草铺先后两次伏击国民党军车,严重威胁了国民党大后方运输线的安全;成功开辟了以郭家坟为中心的方圆上百公里的根据地,建立了滇东北特区政府,威震川滇黔边区。

云南支队也在殷禄才的正确领导下,迅速发展壮大,由1936年底的五六十人发展到1946年的五六百人,内设司令部、政治部、后勤部,下设八个大队,十六个分队和三十多个小队;另有外围绿林武装三四百人。云南支队已经改造成为一支继承红军的光荣传统、军纪严明、深得百姓拥护和爱戴的人民军队。云南支队被当地群众褒称为“济贫林军”,殷禄才被边区人民尊称为“济贫林军总司令”,被胆怯的敌人污蔑为“殷骡子”。

坚定信念   始终高举革命旗帜

殷禄才成长为一名共产党员和红军干部后,就始终高举革命旗帜,坚定跟党走,从不动摇。即使在边区革命陷入最低潮,面对敌人的招抚利诱也从未动摇过。

1937年1月,红军川滇黔边区游击纵队在国民党“三省会剿”战斗失利,云南游击支队与上级组织失去联系,革命斗争形势异常险恶,部分干部战士产生了动摇。对此,殷禄才忧心忡忡,反复深入干部战士中间,交心谈心,他说:“军阀地霸团匪欺压搜刮百姓,逼迫我们起来造反,不反抗我们就没有活路。只有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之下,打垮旧社会的反动统治,建立起劳苦人民当家作主的政权,才能医治穷苦,翻身解放。要革命就会有牺牲,很多仁人志士为了中华的独立解放,贡献了自己的热血和生命,我们也绝不做懦夫,越是困难我们大家越要患难与共,生死相依,战斗不息,为了实现革命的胜利战斗死了也值得。”

1937年8月,面对珙县县长刘治国的“招抚”瓦解,殷禄才率队前往洛表会谈,义正言辞地指出支队是云南起义的武装,珙县管辖不了。

1938年秋,面对威信县长陈坤的 “招抚”瓦解,殷禄才将计就计,提出条件,又“统”又“战”,积蓄力量,等待时机。在承认支队合法地位、保持独立建制的前提下,接受其委任的 “边防队长”。为了统一部队思想,殷禄才还专门向全体干部战士说明:管他队长不队长,我们不要被迷住,现在是搞统一战线团结抗日,等打败日本侵略者,能争取和平民主解放就好,不然我们再准备大干,一直打到底。

殷禄才的万丈豪情和铁一样的信念感染和鼓舞了全体支队战士,支撑他们努力克服一切艰难险阻,战胜无比凶残的敌人,逐步锻造成为一支坚强的革命武装力量。

血战到底   至死兑现入党誓言

云南支队的发展壮大终究成为了边区国民党政权的心腹大患。1946年11月,国民党命令中央军整编七十九师负责统领云贵川三省边区驻防部队及5专区24县地方民团,限时“梳篦清剿”。

1947年2月,各路敌军倾巢出动,扑向郭家坟。殷禄才和陈华久等毫不胆怯,沉着应战。但那是一场敌我力量十分悬殊、无比艰难的战斗,殷禄才等人英勇阻击敌人将近一个月后,研究决定分散突围,化整为零,分散隐蔽。部队刚一分散突围,就遭敌分割包围,惨遭杀害和俘虏。突出重围的殷禄才与陈华久等人生死相依,顽强战斗。3月19日,在转移至三桃关子洞与敌战斗中,陈华久中弹倒在血泊之中,殷禄才满怀悲愤,奋勇还击,先后一枪一个击毙敌军一名排长和几名士兵,打得敌人不敢抬头。眼看子弹就要打完,殷禄才将最后一颗子弹顶进枪膛,怒视敌人,饮弹自尽,牺牲时年仅35岁。在这场血腥的杀戮中,殷禄才一家八口,先后死难六人,仅年幼的殷光宗、殷光芬在当地群众的精心保护下才得以幸免。

殷禄才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兑现了为人民的解放事业奋斗终生的誓言,谱写了一曲血战到底求解放的英雄赞歌,铸就了云岭大地上一座永恒的丰碑。

                              (作者姚忠贤   中共昭通市委党史研究室)

中共云南省委党史研究室 版权所有 云南省电子政务网络管理中心 制作及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