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史人物
从云南陆军讲武堂到南昌起义的朱德
发布时间:2017-07-03 16:27:00 来源:云南党史网

朱德生前是中国工农红军、八路军、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司令、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之首、全国人大委员长。他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和军事家,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解放军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要缔造者和领导人之一。

1886121,朱德出生于四川省仪陇县,其青少年时代在四川度过,他的军事生涯是从云南陆军讲武堂开始的, 朱德先后在云南学习和战斗13,云南是朱德的第二故乡。

1927年8月1,中国共产党领导发动了震惊中外的南昌起义,向国民党反动派打响了第一枪, 从此拉开了中国共产党独立领导武装斗争和创建人民军队的序幕。朱德是南昌起义的组织者、领导者之一,他在南昌起义前后做了大量工作, 为起义的胜利和保存革命力量建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一、朱德步行70多天到昆明考入云南陆军讲武堂

云南陆军讲武堂创办于19099月,是一所培养军官的军事学堂。当朱德得知云南陆军讲武堂在筹办中的消息后,于1909年春,朱德与好友一道,从成都步行了70多天,来到云南昆明,投考云南陆军讲武堂。不久,朱德报考了云南陆军讲武堂,考试成绩达到了录取的要求,朱德却榜上无名。后来得知,云南陆军讲武堂创办之初,对云南的考生录取的名额较多,而对云南省外的考生则暂时不考虑录取,这样以四川仪陇县籍报考的朱德,就失去了录取的机会。不久,云南陆军讲武堂补充招生,朱德改以“云南临安府蒙自县”的籍贯,姓名用“朱玉阶”,第二次报考,由于考试成绩好,这次终于被录取了。

朱德1909年来昆明投考讲武堂时,曾住在昆明景星街肖家的客栈,一度病倒在肖家客栈中。肖家伸出了援助之手,不但供给他生活所需,还拿出钱来给他治病,使朱德很快康复。1912年秋天,朱德与肖家女儿肖菊芳(时为昆明师范学校学生)成亲,并生下了一个男孩叫朱宝书。肖菊芳于19196月不幸病逝。

1909年冬,云南陆军讲武堂是朱德一生发展中可贵的也是关键的一步,他在这个革命军事的大摇蓝里接受了严格的军事训练,秘密阅读了《云南》、《警世钟》、《革命军》、《猛回头》等进步刋物,受到了爱国主义、民主革命思想的熏陶。朱德在云南陆军讲武堂秘密加入同盟会,参加揭露帝国主义侵略,痛斥清政府卖国求荣的各种革命活动,逐步成长为一名民主主义革命者。这样,云南陆军讲武堂就成为朱德军事生涯的起点,也成为他参加民主革命的起点。在此期间,他与李根源、罗佩佥、顾品珍、唐淮源、范石生、金汉鼎、朱培德等进步革命师生结下了深厚友谊。

19118月辛亥革命前夕,朱德在讲武堂特别班提前毕业,分配到新军中担任班长、排长。辛亥昆明重九起义时,他被起义军临时总指挥蔡锷火线上提升为连长,他率部进攻云贵总督署,立下了战功。1912年秋,朱德参加滇军援川军返回云南后,晋升为少校,担任了云南陆军讲武学校(讲武堂改名)教官兼学生队区队长,教授战术学、野战学、射击学及步枪实习。1913年后,朱德调往滇南部队,先后任营长、副团长、团长,在滇南边境深山剿匪中屡立奇功。

1915年底,袁世凯复辟封帝制。唐继尧、蔡锷率部宣布云南独立,护国讨袁。朱德奉命调入以蔡锷为总司令的护国军第一军,任支队长,出师四川南部,与袁世凯部战斗。由于敌军数倍于入川之护国军,因此川南的护国战争打得相当艰苦。在战争最艰难的时刻,朱德支队被派往纳溪县城东西高地棉花坡增援。棉花坡是纳溪通往泸州的咽喉,双方争夺十分激烈。朱德支队坚持一个多月,终于守住了阵地,朱德也因棉花坡战斗而声名大震,被称为“护国名将”。1916322日,袁世凯被迫宣布撤销帝制,6月6,袁世凯可耻地死去。护国战争结束后,朱德部驻扎四川泸州,并被委任为滇军旅长,兼泸州城防司令。

1920年朱德率部返回云南。1921年初,滇军第一军军长顾品珍率部驱逐云南督军唐继尧,顾品珍任滇军总司令、云南代省长,先后委任朱德为云南陆军宪兵司令部司令官、云南省警务处处长兼省会警察厅厅长、云南省禁烟局长等职。后来,朱德在昆明城内小梅园巷购买了一套住宅,题名为“洁园”。1922年初,唐继尧率部反攻昆明,顾品珍战死,唐继尧重掌云南大权。327日,唐继尧对朱德发出通缉令。5,朱德被迫离开云南,回到四川故乡。朱德在云南滇军13年的学习、战斗经历,为他后来从军、从政打下了牢固的基础。朱德的成长,与云南不可分割, 云南是他的第二故乡。

后来,朱德离开四川到上海寻找中共组织, 见到陈独秀。接着赴法国, 加入了中共旅法支部。回国时受党组织指派进入四川杨森部队, 做川军工作。

二、朱德在南昌起义的前后

192612月,投靠国民政府不久的四川军阀杨森开始公开反共,朱德便秘密离开驻万县的杨森部队,来到武汉领受党交给的新任务。中共中央军委派他去江西做滇军的工作。当时在江西任第三军军长兼江西省省长的朱培德、及王均、金汉鼎等将领,都是朱德在云南陆军讲武堂的同班同学。朱德一到南昌,充分借助他在滇军中的声望和同僚旧谊,并利用朱培德急于扩充部队、需要大量军事骨干的机会,在南昌办起了军官教育团,名义上叫“第三军军官教育团”,隶属于第三军,而实际上是受中共中央军委、江西省委领导,为我党培养军事干部的学校。朱德为教育团团长,魏瑾均为党代表,刘介眉为副团长,陈奇涵为参谋长。军官教育团全团3个营,共1000多人,学员大部分是滇军的排级军官。他们当兵多年,转战数省,受到了民主革命思想的影响,大多倾向革命。其中还有一些人是共产党员,大部分是倾向革命的青年学生。在军官教育团里,还秘密发展了一批共产党员,到快结业时,每个连队都有10多个党员。朱德还派一、二营的学员到万安、泰和、萍乡、九江等地,支持工农革命运动。

1927721日,朱德受党组织指派秘密由武汉返回南昌,主要任务是了解南昌的敌情,准备发动武装起义。朱德利用他的特殊身份和社会关系,巧妙地掩护了领导南昌起义的前敌委员会领导同志的活动。727日,周恩来到南昌后,就住在花园角二号朱德家里。朱德还租了位于南昌市中心的洗马池江西大旅社,把它作为党中央一些人员落脚的大本营。他还组织发动南昌市的工农群众,热烈欢迎贺龙、叶挺的部队进入南昌市,大大振奋了军心民心。

 起义前,朱德把敌人的兵力、指挥官的特点和部队的布防情况了解得一清二楚,并绘制了一幅详细的敌兵力部署图。周恩来到南昌时,朱德详细向他介绍了情况,并把南昌市街道图和自己绘制的敌兵力分布图铺在桌上。周恩来看后,称赞说:“你的心血没有白费,你为党做了一件大好事!”贺龙指挥二十军攻打驻藩台衙门的朱培德的第五路军总指挥部时,就是按照朱德画的图攻打的,很快就将五路军总指挥部攻克。起义前夕,朱德领受特殊使命,巧使“调虎离山”计,设宴拖住了敌人的两个团长和一个团副,敌人的两个主力团失去了指挥,使起义能够顺利进行。起义中,第三军军官教育团第三营的3个连约400, 以及由朱德兼任局长的南昌市警察局的部分警察参加了起义。

南昌起义后,82日,朱德被任命为第九军副军长。后因军长未到职,他又升任为第九军军长。3日,起义军开始撤离南昌,向广东进发,朱德被委任为先遣司令,率领第九军教导团为起义军南下开路。

826日,朱德率领九军教导团为前卫,同国民党新编二十师王文翰部激战于瑞金北面重镇壬田。在敌我力量悬殊的情况下,他沉着指挥,把敌人拖住,等贺龙率二十军赶到后,迅速将敌人击溃,乘势攻下瑞金。27日,朱德从缴获的文件中得知钱大钧部纠集了10个团的兵力,企图阻止起义军南下。前委决定集中全力歼灭钱大钧部。以叶挺指挥的十一军为右纵队,向会昌西北之山头阵地进攻,以朱德指挥的二十军第三师和二十军教导团为左纵队,向会昌东北高地之敌进攻。30日发起总攻后,朱德亲临前线指挥,同敌人展开激烈战斗。战斗打得非常残酷,朱德坚定地说:“现在只能进,不能退!要坚决顶住。顶住了,把敌人吸引过来,十一军那边打起来就好办了。”在他的指挥下,起义军同敌人展开了殊死搏斗,钳制了敌人,有力地配合了右纵队主力的进攻。经过激战,钱大钧部全线崩溃。

起义军到了三河坝后,前委决定分兵,周恩来、叶挺、刘伯承等率二十军和十一军二十四师去攻潮汕;朱德率九军教导团和二十五师驻守三河坝一带,监视梅县方面的敌人,以保证主力顺利攻占潮汕。111日至3日,朱德指挥起义军打退了钱大钧部的三次强渡与偷渡。

朱德率二十五师从三河坝撤出后,行至饶平时,得知主力部队失利,已去陆海丰。在潮汕失败后退出的一些零星部队,由于几次战斗失利,处境极其险恶,就在这生死存亡的严重时刻,朱德挺身而出,担起历史的重任,他说:“我们要经得起胜利的考验,也要经得起失败的考验。俗话说‘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我们共产党员有责任把南昌起义的种子保存下来。我完全有信心把大家带出敌人的包围圈,找一块落脚地。过去我们一心想出海,今后我们就一心去山上,上山打游击。积蓄力量,再举义旗”。之后,朱德将这支孤立无援的部队,带出了绝境,踏上了新途。在千里转战途中的朱德、陈毅领导起义军进行了天心圩整顿、大庾整编和上堡整训。这就是在建军史上可与后来的“三湾改编”齐名的“赣南三整”,朱德在三整中把思想教育、组织整顿和军事训练三者紧密地结合起来,为我们整党整军创造了最早的经验。经过将剩下的近800人整编为一个纵队,朱德任纵队司令,陈毅任纵队指导员(党代表),王尔琢任参谋长。经过整编后的部队精神面貌焕然一新,这近800人成为大浪淘沙后,保留下来的革命火种。

起义军经过“赣南三整”,加强了党对军队的领导,稳定了军心,但是部队仍面临着严重困难,临近冬天大家仍穿着南昌起义时的单衣,弹药越来越少,伤病员得不到治疗,如何克服这些困难巳成为巩固部队,保存革命力量的重要问题。正在这个关键时刻,国民革命军第十六军军长范石生,派人送信给朱德,表示愿意联合反蒋。范石生是朱德在云南陆军讲武堂的同班同学,朱德在讲武堂时,曾与同学范石生、邓泰中、杨蓁等结为金兰之好。1927年蒋介石叛变革命,范石生时任国民革命军第十六军军长,驻防于湖南郴州。南昌起义失败后,朱德率部在此附近活动,范石生主动寻找朱德。朱德和陈毅、王尔琢等研究后,认为同范石生合作是必要的,也是可能的,有利于隐蔽目标,积蓄力量,待机发展。朱德向全体党员讲明了同范石生合作的目的和意义后,大家统一了认识,同意在原建制不变、保证组织上独立、政治上自主、军事上自由的前提下同范石生合作。双方达成三条协议:一是同意合作后,朱德部队的编制、组织不变,要去随时可走。二是南昌起义军改用第十六军四十七师一四○团番号,隐蔽起来。朱德化名王楷,任四十七师副师长兼一四○团团长。三是按一个团的编制先发一个月的薪饷。由于朱、范统一战线的建立,朱德不仅将起义军隐蔽在敌人中,待机行动,而且还赢得了时间,又得到了一个休整的机会。特别是部队开到广东韶关的犁铺头后,朱德对部队进行了新的技术和战术教育,使部队增强了体质,提高了战斗力。但此事被密探告密,1928年初,蒋介石下令要范石生解除朱德的武装,将朱德就地正法。范石生拒绝了蒋介石的命令,赠送朱德几万元现洋及各种军事装备,并让朱德带走范部一个营,从容而去。这就为起义部队在湘南重振旗鼓,发动湘南暴动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也为后来朱德率部上井冈山,与毛泽东会师,建立红军革命根据地创造了条件。

 

参考文献史料:

1、《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一卷(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著,中共党史出版社20029月第1版)

2、《丰碑百年话英雄——永远的云南陆军讲武堂》(李晓明 詹霖 编箸,云南美术出版社200910月第1版。)

3、《南昌起义前后的朱德》(陈祖英 著)

4、《昆明文史资料集萃》(昆明市政协 编 云南科技出版社201011月第1版。)

5、《云南文史资料》(第2426辑)

 

      (作者陈国勇  陈家俊    昆明市委党史研究室)

中共云南省委党史研究室 版权所有 云南省电子政务网络管理中心 制作及维护